主页 > W馨生活 >传死者曾到9楼寻友‧警方现场搜证‧模拟坠楼测试 >

传死者曾到9楼寻友‧警方现场搜证‧模拟坠楼测试

2020-06-17


传死者曾到9楼寻友‧警方现场搜证‧模拟坠楼测试(槟城3日讯)传闻週四下午坠楼的14岁女生陈艾敏在偷溜出门后,曾在组屋9楼某单位找朋友,不久即被邻居发现她卧尸在底楼天井。因此警方鉴证组漏夜返回现场重新搜证,在不惊动居民的情况下,在2楼单位进行模拟坠楼测试。北马着名法医拿督布宾达星证实,陈艾敏的致命原因是头骨折断。另外,死者身体的其他部位也有出现多处骨折的迹象。根据警方初步调查,当局已排除死者他杀的成份,目前警方还是把案件列为自然死亡案处理。据知,警方鉴证组週五凌晨时分彻夜重返现场展开调查,是因为有传言死者在坠楼前曾到过9楼单位找朋友,所以鉴证组人员奉命进行实地检验工作,採取可疑样本及推测死者坠楼地点。头骨折断致命据观察,鉴证组人员除了在死者卧尸地点採集死者遗留下的血液样本外,同时也取回死者遗留在底楼天井处的遗物,以便进行血液及指纹测试。消息说,鉴组人员在组屋2楼找到可疑迹象,于是在2楼走廊处进行模拟坠楼测试,以确定死者陈艾敏是否由此处坠楼及其可能性。鉴证组人员在整个採证过程中约费了近1小时半,然而当局进行的工作并没有惊动当地任何居民。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女死者陈艾敏(Amy Shahira Chin)是一名华裔回教徒,生前在甘密山中学就读中二。在坠楼前,她曾向父亲投诉近日一直被老师责备数学功课欠佳,疑有忧郁状况,结果週四早上她没有上课,并向父亲说了一句“爸爸,我爱你”,趁着父亲下午出门买糕点后,她也以同样借口趁兄长温习功课时偷溜出门,不久后传出她坠楼身亡的噩耗。週五早上记者前往死者就读的学校时,发现警方早已在校内展开调查,但校方以校长开会为理由,拒绝发表进一步谈话。父拒发言免触景伤情死者父亲和亲属在週四晚到槟城医院太平间等待办理认领遗体手续时,相信过度悲伤,因此在记者多翻询问下,其父亲仍拒绝发言。死者父亲只淡淡的回应说,他在女儿坠楼现场已经发表了谈话,因此他不想重複之前的谈话,也不想再触景伤情。整个解剖过程大约1小时,死者父亲神情尽显悲伤及憔悴,他在等待过程中,一直由亲人陪伴在旁及多番开解。然而,死者父亲在解剖完成后步入殓房瞻仰女儿遗容时,还是禁不住流下男儿泪。当晚,死者家属以穆斯林仪式为死者治丧,遗体安葬在浮罗双溪槟榔穆斯林坟场。兄:开朗妹妹变沉默死者哥哥指出,妹妹艾敏的性格一直都很开朗,是天生的开心果。不过在近期,其妹妹的性格突然转变,显得很沉默,而且还常常自言自语。他表示,死者很少向他透露在校园内的事情,因此他并不清楚为何妹妹的性格会突然大变,甚至也不明白,为何妹妹会萌起自杀的念头。他说,他们兄妹间甚少沟通,虽然间中会因为一些事情争吵,但并没有影响兄妹情。死者缺课逾75天依布拉欣说,根据当局的查明后,发现死者有超过75天的缺课纪录。他相信,学校的功课不可能造成那样大压力,以致死者必须缺课那幺久。“75天相等于2个月半,学校的功课不可能会造成那样大的压力,毕竟初中二的功课并不多。”“当局向死者的同学了解情况时,被告知死者来自单亲家庭,每天必须协助打理家务,因此如果有压力,相信是来自家务而不是功课。”他说,死者在其面子书已写了很多相关的“讯息”,他也看过死者的面子书。老师已录取口供“警方週五已向相关教师录取口供,并不是向教育局官员录口供,只是警方向相关教师录取口供时,当局官员有在场。”他说,由于警方已介入调查,他不方便干涉,也不知道教师的口供。至于当局官员所调查的角度,他指出,当局的调查包括了解教师所分派的功课及学生交功课的情况,同时也要了解死者在学校的课业表现和死者上课率等。死者父亲录供教师施压致跳楼?警介入调查槟州教育局主任依布拉欣说,警方介入调查14岁女学生跳楼自杀案件,以了解女学生是否因承受不了来自数学教师的压力,才跳楼自杀。甘密山中学14岁中二女学生陈艾敏週四跳楼自杀身亡后,父亲宣称女儿是不堪被数学老师责备功课欠佳,才跳楼自杀。依布拉欣说,警方向死者父亲录口供后,针对线索调查,槟州教育局为避免与警方重叠,会从其他角度切入调查。他说:“槟州教育局会展开内部调查,了解学校的教学情况等,从其他角度切入调查事件。”他週五告诉《》,由于当局还在调查中,报告尚未出炉,他暂时未能发表意见。家长溺爱 孩子抗压能力低全国教学专业职工会总秘书骆燕萍指出,部份家长对孩子过份溺爱,导致孩子不知道甚幺叫困难,稍微面对难题就感到压力。“学生面对问题时,父母的责任相当重要,每天孩子回家都要注意孩子的举动,若发现有异就要马上给予辅导和关心。”勿把矛头指向教师对于家长指死者因无法承受教师的责备而自杀,骆燕萍认为,家长不能直接认定是教师给孩子太大压力,才导致孩子自杀,毕竟一个人自杀的原因有很多。“家长直接把矛头指向教师和学校,会影响有关方面的形象。”她说,教师在教学时讲话要比较谨慎,以免伤害到学生的心灵。律师:没证据证明教师错林子辉律师说,儘管女学生的父亲称教师因女儿功课不好而责骂她,不过,这只是“听来的”(Hear Said),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是教师的错误。“若只以父亲的说辞,就要把教师控上庭,那是不可能的事,除非警方找到证据证明教师曾说过一些用词严厉的话。”已是两名孩子父亲的林子辉表示,在儿童法令下,一名孩子若年龄在18岁以下,孩子的一举一动,包括在外做坏事,家长都需负上法律责任。“家长必须了解,本身除肩负父母的责任外,也必须负上法律上的责任。”他说,现在的孩子较早熟,而且受互联网和电视剧影响,常会作出以往学生不会作出的事,例如为情自杀或承受不了压力自杀,身为家长的不能忽略这点。‧2010.09.03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