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O生活城 >【这里那里】因为是巴黎 >

【这里那里】因为是巴黎

2020-06-13


【这里那里】因为是巴黎【这里那里】因为是巴黎【这里那里】因为是巴黎【这里那里】因为是巴黎【这里那里】因为是巴黎【这里那里】因为是巴黎【这里那里】因为是巴黎

我是在家里草拟10月底巴黎行的行程时,才回忆起上几次的巴黎行,恍若隔世。一共去过巴黎三次。第一次是二十出头的事了,跟赶鸭团,二十几天跑十几个国家那种,跑到晕陀陀,到底那次我们在巴黎待了几个晚上都搞不清楚。倒是住处对过的面包店历历在目。直到今天,依然可以闻到清晨时分飘到街上的面包香,带着刚刚出炉的烫热。还有那棍法国面包,咬下生平第一口的味道,简直惊艳,味觉上的。

第二次跟老朋友去,从伦敦去,坐欧罗星。四天三夜文化之旅,去了罗浮宫,去了奥赛美术馆,去了罗丹美术馆,但都印象模糊。倒是清楚记得我坐火车南下一个小地方,只为了去给塔可夫斯基扫墓,带着两枝百合,途中下了一场雨,浇不息我的兴致。一个邮差骑着脚车沿家挨户送信,我小时候的志愿跟我擦身而过。路经某户农舍,一匹灰色马儿回头看了我这个异乡人一眼,又低下头吃草。有个女人在陪她的小孩荡秋千。我向她问路,她指一指大马路的另一边。

找到偶像的葬身之地时已经黄昏了。墓园旁边的杂木林里,雀鸟们正在混声合唱,是献给日落的颂歌。塔可夫斯基是我的观影经验中让我魂牵梦绕的地平线。这条梦的地平线上,后来陆陆续续出现其他导演的身影,奇斯洛夫斯基来自波兰,席兰和卡普拉诺格鲁来自土耳其,贝拉来自匈牙利,苏古诺夫则是同乡,他们每一个都把这条地平线拉得更长一些,也让我的观影视野更为开阔。

第三次跟另个朋友,闹得不太愉快,本来计划一起游欧,不料第一站就分道扬镳。我还记得那天早上,我的脚根龟裂,每走一步都痛,痛到可以理解人鱼公主了,我们沿着塞纳河走,忘了要去哪里,朋友的背影渐行渐远,此后不管我们再怎幺努力,也无法缩短彼此之间的距离。当然也有一些快乐时光,比如在破烂的歌剧院看Tom Waits,让我瞠目结舌的声色演出。但我这个山芭佬竟然不知道要给带位员小费,在浪漫之都闹出这种糗事,一样没齿难忘。

文/ 图:野东西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