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O生活城 >让唐凤不到办公室的 22 岁区块链神童 >

让唐凤不到办公室的 22 岁区块链神童

2020-08-05


让唐凤不到办公室的 22 岁区块链神童

台湾金融业投入 FinTech 超过一年,各家策略不尽相同。但竟然有一个人,让前金管会主委王俪玲、华南金董事长吴当杰、台新金总经理饶世湛、国泰金投资长程淑芬等人都乖乖坐在台下,听他将近一小时的演说。行政院数位政务委员唐凤第一天远距上班,理由也是等一下要跟他见面。

这个人叫 Vitalik Buterin,今年才 22 岁,19 岁创设以太坊(Ethereum),人称「神童」。过去一周,总穿着一件看起来洗过很多次的 T-shirt,出现在身穿全套西装的银行员场合。年轻的他,对猫似乎有特殊的感情,身上背的是猫头造型的侧背包,上衣、腕錶也可看到猫的图腾。

但年龄一点也不影响他的成就,反而让他的成就更加耀眼。2015 年《经济学人》以「trust machine」形容区块链,声称这个比特币的底层基础建设,将会大幅改写当代生活。Vitalik 开发的以太坊,就是区块链底层架构,与比特币区块链不一样的是,以太坊可以用在各种不同的地方,不限于金融业。

今年 1 月,巴克莱银行、瑞士银行、滙丰银行、瑞士信贷、富国银行(Wells Fargo)等 11 家跨国银行,採用了以太坊的底层架构,测试跨国交易,藉此排除跨国清算中介单位。8 月,瑞士银行、德意志银行、 纽约银行梅隆(BNY Mellon)、桑德坦银行(Banco Santander)宣布,将在以太坊上发行数位货币,加强金融市场流通的效率。

也有公司利用以太坊技术,用来公司登记、公司治理、身分验证、协助没有银行帐户的人(unbanked)取得金融服务。

10 月 28 日 Vitalik 来台,参与国内区块链新创公司 AMIS 记者会。一家在台湾提供区块链解决方案的公司,怎幺请到 Vitalik 当公司顾问,并知道这位俄裔加拿大人的技术?「这个大家都知道啊,」 AMIS 创办人刘世伟不假思索地回答。

Vitalik 之于比特币 / 区块链社群,就像巴菲特或索罗斯之于金融市场,一举一动都众所瞩目。只不过,Vitalik 以太坊带来的区块链革命,很快就会从虚拟社群扩散到实体产业,并改变人民生活。例如,跨境汇款可能从原来 3 天,缩短至 5 秒内完成;又如,民众购买旅游不便险,遇到班机延误,不必再準备一大堆单据,透过区块链的智慧合约特性,理赔变得自动化。

区块链具备改写当代生活的潜力,让 Vitalik 入选今年美国《财富》杂誌全球「40 under 40」(40 位 40 岁以下菁英和有影响力的成功商业人士)。同时获奖的人有 Betterment 创办人 Jon Stein、Google 负责 VR 的副总裁 Clay Bavor。无疑地,Vitalik 是当中最年轻的,脸上的青春痘(疤)不忘提醒着所有人他的年纪。

Vitalik 是俄国后裔,在加拿大出生长大,现在却住在离苏黎世一段车程的一个小镇。天资聪颖,小学 3 年级就分配到资优班,他的数理、程式天份备受期待。18 岁那年,拿下国际资讯奥林匹亚竞赛铜牌。在加拿大着名大学滑铁卢大学(University of Waterloo)就读一年后,Vitalik 辍学,全心投入比特币社群,开发以太坊并创办《比特币杂誌》(Bitcoin Magazine)。目前他担任以太坊基金会首席科学家,全球跑透透。

专访时,当我们用中文交谈,Vitalik 会耳朵竖起来听,跟着点头、摇头有些反应。一问之下,才知道他已经自学中文 3 年,虽然说得不好,但已经听得懂简单的中文句子,甚至可以用汉语拼音用微信跟人用中文对谈。问他,怎幺会想学中文?他说,因为他加拿大多伦多的朋友很多人讲中文;加上,他爸爸说,中文是全世界最难的语言;第三,很多比特币社群都讲中文。这位辍学生全靠上网自学,现在会讲俄文、英文、法语、德语、中文等 5 种语言。「不过,我觉得俄语还是比中文难,」他睁着蓝色的双眼说。

以下是 Vitalik 接受《天下杂誌》专访摘要:

问:为什幺会关注区块链技术?

答:2011 年我接触到比特币,发现这种点对点的现金交易,跟 EMAIL 原理很像,感到很有趣。一开始,我先在《比特币杂誌》写技术文章,大约 2 年后,我全心投入比特币社群,大约同一时间,区块链的讨论渐渐多了起来。

比起比特币,区块链的可能性更大,赋予更多种货币在上面流通,甚至有更多元的应用弹性。我马上就被这种深具创新潜力的科技所吸引。

比特币区块链一开始就被设计成数位货币,而且它也运作得很好。但它要拿来用在金融市场应用,还不够。但以太坊区块链就做得到。

问: 以太坊在区块链的发展中扮演什幺角色?

答:以太坊是个通用的底层架构,任何人都可以在上面建立自己的应用场景。很多银行倾向利用私有链,在以太坊上当然也做得到。公有链与私有链两者较大的差别是:公有链最大的优势是,彼此间容易对话,整合起来的服务也更强而有力;私有链则是弹性大,能依个别产业量身订製,但私有链之间如何沟通、整合,将是未来的研究课题。

问:在你的想像,未来的金融交易会长怎样?

答:一定会变得跟现在很不一样。我认为,未来只要一个金融系统,就能快速完成各种财务交易。理论上,交易清算都能利用区块链的网络来完成,过程也非常快,不需要再仰赖跨国或跨行的第三方中介机构来执行。换言之,以清算为主的金融机构未来很可能会消失。

但中央银行就不一定了,因为它有发行货币的职权,差别在,未来它可能也放上区块链,改在区块链上发行货币。

问:未来两年,您看好哪几种区块链应用?

答:我认为过去一段时间,已经看到非常多区块链应用的概念性验证(Proof of Concept),明年起慢慢会看到区块链的应用从概念走向现实。

例如,新加坡有一家公司叫 Otonomos,协助公司在区块链上登记公司、筹资,落实公司治理。还有像身分验证、支付、清算、汇兑等,也都比较有机会。我想,未来两年,我们将看到不同领域都有一些东西会快速发展。

问:您为以太坊贡献心力,但你不打算成立公司,而是成立基金会。是什幺动力让你愿意这幺做?

答:我认为做这件事是值得的,而且它很有趣。我认为区块链带来的革命,将来可以帮助很多人。而且,能跟有趣的人合作,我非常开心。



上一篇:
下一篇: